深圳商報特派記者 黃順
   馬來西亞航空MH370航班失聯牽動民心。
   8日上午快到12點時,我們從電視上獲悉,馬航北京辦事處將於13點30分在北京麗都維景酒店舉行新聞發佈會。深圳商報副總編輯、全國兩會報道組領隊李南玲隨即發出“指令”,要求我和攝影記者施平立即前往麗都維景酒店,採訪新聞發佈會。麗都維景酒店在四環外,距離北京首都國際機場不到20公里。
   我們於12點40分抵達麗都維景酒店。只見酒店門口豎著一塊指示牌,引導媒體前往旁邊的“鄉村俱樂部”。此時,在“鄉村俱樂部”一樓不到30平米的小房間里,橢圓桌前已經擠滿了記者,前排的攝像機位也已架滿。
   13點30分,越來越多的記者趕到,現場估計有三四百個媒體記者。大部分人沒法進門只好在門外面守著,而房間內由於過分擁擠,我開始感覺呼吸困難。記者們不停用手機上馬航的官網查看最新聲明、刷新微博、報網互動,焦急地等待發言人的到來。
   14點15分,依舊沒有馬航的官員出現。現場開始有輕微躁動:為飛機上的生命擔憂。
   14點24分,突然有消息傳來,新聞發佈會改在酒店二樓的大宴會廳舉行。一時間,守在門外的大批記者成了先鋒部隊,而屋內的記者也以最快的速度轉身。當時大家那種既要在極度擁擠下搶先,又要防止踩踏魚貫穿過狹小房門的場景,讓我永生難忘。
   我和施平跑步進入宴會廳時,發佈會剛剛開始。我舉著錄音筆“鑽進”中前排位置,還是看不到新聞發言人的臉。而施平則靠著多年採訪的經驗,順利擠到最前排,成功拍到了發言人和女翻譯的現場照片。
   整個發佈會只有4分鐘,馬航發言人沒有回答記者任何問題,包括他的職位和名字。
   在發言人從人群中艱難離開現場後,門外還陸續有記者跑進來。這時,前面聽完全程的記者就成了後面那些記者的“發言人”。為了核實新聞的準確性,大家一遍又一遍地回放錄音,確認新聞發佈會公佈的消息為“沒有收到任何MH370航班發出的緊急信號或遇險信息”,“沒有飛機確切位置的信息”,這證明之前所傳的“飛機已降落在越南”說法有誤。
   所有記者開始向所在媒體發回最新的現場消息,第一時間將第一手信息轉遞給每一個關心MH370航班的人。
   直到近17點,還有許多記者守在麗都維景酒店大堂,繼續在現場關註事件進展。令我感動的是,當時儘管有很多MH370航班乘客家屬陸續趕到酒店,但很少有媒體記者上前去打擾他們。在突發災難面前,更多的媒體選擇遵守基本倫理,避免對這些心情沉痛的家屬造成二次傷害。
   在我晚上22點交這篇稿件的時候,MH370航班的搜尋依然沒有結果。和整個下午一樣,我不斷地更新馬來西亞航空的官方網站,等候最新消息。
   之所以寫這篇看似與兩會無關的“兩會記者手記”,是因為今天趕去發佈會現場的,除了中央及北京的媒體外,絕大多數都是來北京報道全國兩會的中外記者,我是當中的一員。一直說記者是黨和人民的喉舌,這一次,我感悟特別深。以最快的速度向社會傳遞真實信息,是公眾知情權的天然組成部分,這也是每一個媒體人的天職。
   為MH370航班上的239人祈禱!(深圳商報北京3月8日電)  (原標題:和時間賽跑 為生命祈禱)
創作者介紹

kaze

ud71udcbv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